因为家乡留守娃,64岁患病老校长倾家投400万办小学19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期末考试结束后,当孩子们走出教室时,站在操场上的陈平走上前去与孩子们亲切交流。但是因为生病,他的嘴有时会忍不住流口水.

他习惯说自己是正宗的农民,做“平民教育”是为了家乡的孩子,尤其是留守儿童。19年前,村里的一个孩子在上学的路上死于车祸。面对家长提出的“为什么不办小学”的问题,之前办过幼儿园的陈平投资400多万元办了一所小学,最多几千名学生。多年来,学校和公立小学一样,不收学费,经营起来非常困难。为此,他一度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,做“包工头”,为教师挣工资。在当地政府的支持和他的坚持下,学校一直在运转。

现在,64岁的陈平患有轻度脑梗死和帕金森病已经两三年了,他的健康状况显然不如以前了。他的家人担心他的健康,但他不能放心家乡的留守儿童和为之奉献的老师。他病后,希望他的孩子能接管他的事业。

经过一年多的劝说,这个曾经踌躇不前,在民办高校教书的媳妇,终于被公公打动了。从这学期开始,他帮他管理学校,成为“接班人”.

陈平和他创办的利民小学。这张图红星新闻

办学——

村里的婴儿在去小学的路上死于车祸

他到处筹集资金,以应对困难和开办小学

陈平的家乡在四川省资中县玉溪镇金中村,学校就在那里。

在办学之前,只有初中学历的陈平当过兵,做过面食生意,开过车,当过“包工头”,带着家乡的数百名村民出去建房。90年代初,他用赚来的钱在家乡盖了一栋两层楼的“洋楼”,成为村里第一个发家致富的人。

“你拿点钱出来,咱们办个幼儿园。”两三年后,高中毕业差点上大学的妻子阳传会提出这个“要求”时,陈平看着村里很多想读书的留守儿童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见过一些世面,他希望家乡的孩子能多读书,多出去走走。“工作做生意能找到钱,但我也吃过不少没文化的亏。”

就这样,1995年,他出资重建了自己的两层小楼,并在家里建立了当地第一所私立幼儿园。陈平记得,在“农民教育不好”的质疑声中,幼儿园以精心的照顾赢得了每个人的信任,从第一年的12名学生到第二年的近200名学生。后来随着学生的增加,他投资扩建幼儿园。

当时,陈平经常和他的“施工队”承包工程,幼儿园主要由他的妻子管理。但是,他清楚地记得,回家后,一个从幼儿园出来的学生遇到了他,向他打招呼。但第二天,在前往约2公里外的金代小学途中,该学生在穿越321国道时被一辆卡车碾压,因伤势严重不幸身亡。

“当时,国道上有很多车。很多留守儿童自己上学,过马路很危险。”陈平因孩子的死亡而伤心欲绝。更让他痛心的是,他去看望遇难学生的家长时,对方问:“陈老板,你有条件,为什么不办个小学?”如果你办小学,我的娃娃不去."

就这样,陈平和妻子商量后,下定决心要办一所小学,解决村里留守儿童就近上学的问题,防止悲剧重演。虽然场地、资金、办学程序都让他焦头烂额,但他还是决定面对困难。2000年,陈平从幼儿园腾出一个教室,以“替代培训”的形式招收了70多名小学生,这被认为是为开办一所小学做准备。

之后,他到处筹钱,向亲戚朋友借钱,或者向银行借钱,然后开始建设

教学楼建成后,陈平还招收了该校新毕业的师范生担任教师。利民小学已经正式招生,学生人数逐年增加。到了2008年的高峰期,利民小学包括幼儿园在内有1500多名学生。

随着学生的增加,陈平也在逐年建造新的教学楼和校舍。特别是06年《义务教育法》实施后,他决定不再像公立小学那样收取学费。学校没有收入来源,运营变得非常困难。“我是一个地道的农民。我知道农民的艰辛,也知道他们的困难。”谈到免除学费的初衷,陈平说。

“在外面修了10年公路,赚了两三百

万,全投到学校去了。”陈平称,随着2006年不收学费,学校没了收入来源,也就没钱发工资,有老师选择离开。面对关闭危机,无奈之下的他一边管理学校,一边重操旧业做“包工头”,靠打工为老师挣工资。直到2008年,当地政府对利民小学有了资金扶持,一年20万元。第二年,扶持资金涨至80万元,学校因此渡过最艰难的时期,他也不再外出当“包工头”揽工程挣钱。

来自自贡的钟杨如今已是学校副校长,2006年来到学校的她也曾考虑离开。“但为了这里的留守儿童,陈校长坚持办校的事迹感动了我,我最终留了下来。”她说,利民小学从创办至今,已有不少学生从这里走出去,考上大学。据此前收集到的信息,至少有80多名学生考上了比较好的大学。

“不仅培养了很多学生,也培养了一批老师。”钟杨及陈平还说,自学校开办以来,陆续有上百名教师离开,最终考入公办学校,有的还成了所在学校的副校长、主任。红星新闻记者在学校内的“优秀毕业生”榜单中也发现,有学生随后考入中国石油大学、重庆医科大学、西南交通大学等。

陈平和学生在一起。

此外,当地教育部门每年给予学校170万元的“考核奖补”,用于保证32名小学教师的工资,并按每名小学生每年600元给予学校办公经费补助。正是在政府的扶持和陈平的坚持下,利民小学才一直开办至今。

“加起来,投入到学校的有400多万元。”陈平说,学校就是他的家,他和妻子平时都住在学校。

生病——

为了家乡留守娃拒绝卖校

劝服儿媳“接班”把学校办下去

这些年来,陈平和利民小学也收获了不少荣誉,既有来自官方的,也有各级协会和组织授予的,还有媒体评选的。他和学校的事迹,在2015年也被新华社主办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》收录。“但更让我高兴和自豪的是,家乡的娃娃能从学校走出去。”陈平说。

陈平和学校获得的荣誉。

2018年以来,年已6旬的陈平身体明显不如以前,他相继被查出患有轻微脑梗和帕金森综合征。患病后,家人为他的健康担忧,时而带他到医院检查和治疗,他却放心不下家乡的留守娃和为之热情付出的老师。

“如果因为我身体原因(学校)不能办下去了,这些学生娃儿怎么办?”陈平忧心道,这些学生大多数是留守儿童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当地公办小学又没住宿,是个难题。此外,学校的老师为之热情付出,有的老师完全有能力考入公办学校,却在学校付出了青春和爱,他得让家人继续把学校办下去。

为此,他在患病后,多次开“家庭会议”,希望子女们能够接手他的事业。“儿子在部队,肯定回不来,我最开始是想女儿回来。”陈平说,女儿在川内某大学任教,但因为打算读博,也不能回来。最终,他选定在成都某民办高校任教的儿媳作为“接班人”。

“最开始她不愿意。”陈平说,最初,儿媳觉得自己的工作待遇好,因此不愿回来。去年,曾有人要购买或承包学校场地,用于办职业技术学校,但考虑到学生和老师,他都拒绝了,还是希望家人接力把学校继续办下去。

经过他一年多时间劝说,儿媳最终答应,先暂不辞职,“两头兼顾”。从这学期开始,儿媳便帮他管理学校,成了“接班人”。平时,儿媳主要在成都上班,大多数时间通过网上办公管理利民小学,偶尔有重要工作才回到利民小学。

1月13日下午,陈平的儿媳程圆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和家人都担心爸爸的身体,但爸爸舍不得家乡的学生和学校的老师,希望他们继续把学校办下去。“我们家里还是很民主的,都是开家庭会议讨论。”程圆圆说,在家里提出让她“接班”后,因为丈夫在部队,自己的父母在帮忙照看小孩,加上工作原因,她最初很犹豫。但最终,她被爸爸的事迹所感动,答应接手帮爸爸管理学校。

“不管怎样,我们肯定会把爸爸的事业继承下来,把学校办下去。”程圆圆说,目前,她先“两头兼顾着”,待正考虑退伍的丈夫回来后,一家人再商量如何更好地接下这份事业。

(原标题:倾家投入400万办小学19年 为了家乡留守娃,64岁患病老校长终于找到接班人)

(责任编辑:孙颖莹_NB19008)

猜你喜欢